湖北劫持案拷问农村校园安全:多数小学防线薄弱

新华网湖北潜江6月11日新媒体专电 题:不设防的农村小学?——湖北潜江浩口第三小劫持人质事件敲响农村学校安全警钟

“中国网事”记者黄艳

每个月底定期安全检查,此外还有不定期抽查;每天学校4个门卫加2个值班校领导。三个校门6个监控摄像头。湖北潜江浩口镇第三小学原以为无虞的安全防线,却在这个周二的早晨被击溃。光天化日之下,身着红色罩衫的歹徒拿着自制的刀、手枪、炸药和汽油进了教室,威胁师生安全。

农村学校不设防

这是个位于浩口镇边的农村校园。站在教室里就能看到窗外的田野,整个校园有三个校门,两个在学校正面,一个在学校后面。这些校门年代已久,上面涂了黄色和白色的油漆,跟城市小学的不锈钢电动安全门相差很远。

学校正面的“围墙”是一排比校门要低得多的栅栏,钢筋都锈旧了,顶端排着一些尖刺。这一排栅栏连一些调皮的学生都拦不住,更不用提来者不善的歹徒了。

进学校向右的巷子,也是一排“围墙”。其实也不是围墙,是比正面栅栏还要低一点的铁质围栏,早已生锈,看上去不是很牢靠。

学校的教学区、学生宿舍与食堂、大操场中间有一个铁门。跨过铁门,拐过一栋平房,就是学校的大食堂。这是一座简易房,空间很大。一排排蓝色的餐桌摆放非常整齐。

食堂的后面是学校大操场。10日劫持事件发生后,学校师生就是被安排在这里避险。

校长龚四明告诉记者,过去,学校与外面的村子交合在一起,都是乡里乡亲,多年来都相处得不错。

定期安检 不定期抽检

校园安全并非没有引起当地主管部门和学校的重视。

龚四明介绍,今年以来,学校成为安全防范的重点区域,每个月底,市里有关部门都要检查学校安全,包括建筑安全、校门外交通安全、暴恐、食堂安全等等。有的时候,月中还会不定期抽查,“我们学校检查结果还行,安全防范意识在提高。”龚四明说。

此外,龚四明介绍,每天学校还安排了两个校领导值班。三扇校门,聘请了4个保安,都是老年人。每个校门还配了两个摄像头,24小时监控。

记者在一个门卫的值班室看到,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,放着一张床、一台台式电脑,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。电脑桌面上有两个页面,是正面一扇小门的两个监控摄像头。一位门卫告诉自己,眼睛不太好,就是看到了有人出现在画面里,也不一定意识到是危险。

10日下午,记者在这台电脑上调看了当时的视频,屏幕分辨率也确实不高,记者看起来都比较费劲。

嫌犯张泽清是怎么进入学校?又如何堂而皇之地提着危险品进入教学楼,找到二楼的六年级三班呢?办案民警表示,目前尚未找到准确线索。

浩口镇派出所一民警称,今年4月底,当地公安部门就已向各中小学及幼儿园下发过通知,称“我镇许桥村四组有一张姓男子,年龄在65岁左右,身高1.65米左右,头发短,皮肤偏黑,常带一助听器,因涉枪涉爆,被刑事处罚过,心生不满,扬言要报复学校、政府、法院等”。

这相当于事先有过安全预警,但是仍然没能将威胁与隐患阻断在校园之外。

农村学校的安全不能被忽视

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被劫持的六年级三班学生、12岁的郑雨桐当时劝说嫌犯,表现出了相当的勇敢和机智。事后,被劫持女教师秦开美告诉记者,其实不止郑雨桐一个,好几个学生都在劝老爷爷不要激动。“他们的勇敢、沉着和机智,让我这个老师感到骄傲。”

这些可爱的学生大多来自周围的村庄,他们的童年同样需要成人世界的呵护与保卫。但是外观破旧的教学楼、上锈的铁栅栏、几个年迈的保安、几乎开放式的校园却将他们暴露在潜在的危险当中。

10日下午临近放学,学校的门口聚满了接孩子的家长。村民告诉记者,以前没这么多人的,劫持人质事件发生后,家长们开始担忧孩子们的安全。

确实,农村学校的安全不应该成为我们忽视的地方。华中师范大学农村问题治理中心博士黄振华长期在农村蹲点调研,对农村教育颇有自己的见地。他告诉记者,浩口三小的劫持事件是农村学校遭遇的极端事件,不会普遍,但是农村学校的安全问题普遍存在的。

他说,从浩口三小的学生数量、师资以及校园设施来看,还算是农村学校中条件比较好的。更多的农村学校设施更加简陋、师资更匮乏,存在的安全隐患更大。

一是,师资短缺,教学都吃紧,何谈管理跟进。二是,硬件设施差,坏人进出很方便。三是,人力物力投入不足的情况,也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

专家认为,归根结底是城乡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,这其中不仅包括师资和物资配备不均,安全意识、管理水平整个都成为教育水平的短板。国家提出教育均衡发展,农村学校的安全不应被忽视,浩口三小的劫持人质事件,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敲响了警钟。